霞浦新闻网

来霞浦,听海洋与诗歌的吟唱

2022-05-13 来源:福建纪检监察 5009

霞浦县融媒体中心

 

 

 

霞浦的海,柔肠百转、绵延万千;霞浦的海,波光蔚蓝、风景迤逦。它,美在变幻的光线,美在细腻的色泽和丰富的层次。海面上的海风、海浪、岛礁、灯塔,描绘着大海与人类的诗情画意。

 

 

霞浦的海赋予霞浦诗歌开阔的视野、顽强而又旺盛的生命力。“闽东诗群”以霞浦籍诗人汤养宗、叶玉琳、谢宜兴、刘伟雄为代表,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被诗坛关注并逐渐发展壮大,是在全国具有影响力的文学方阵,其海洋诗歌创作也走在全国前列,是宁德市乃至福建省扬名全国的文化标杆之一。

 

闽东诗人用诗歌弘扬“闽东之光”,创作了数以万计讴歌时代、赞美家乡、热爱生活、感悟人生的诗作。

 

 

图片

 

 

霞浦有漫长的地理海岸线,也有悠久的文学海岸线。诗人们在大海的奔涌中感悟生活,在大海的浩瀚中汲取前进的力量,在磅礴迸发的海浪声中谱写出充满生命力度的海洋诗歌。漫步霞浦文学海岸线,是初心,是希望,是始终。

 

 

图片

 

 

图片
图片

向两个伟大的时间致敬

——写给“中国观日地标”霞浦花竹村

图片

 

汤养宗

 

两个伟大的时间,一生中

必须经历:日出与落日

某个时刻,你欣然抬头,深情地又认定

自己就是个幸存的见证者

多么有福,与这轮日出

同处在这个时空中

接着才被一些小脚踩到,感到

万物在渐次进场,以及

什么叫被照亮与自带光芒

另一个场合,群山肃穆,大海苍凉

光芒出现转折

仿佛主大势者还有别的轴心

落日滚圆,回望的眼神

有些不舍,我们像遗落的最后一批亲人

面对满天余霞成为悬而未决

认下这天地的回旋

大道如约,接纳了千古的归去来

这圣物,秘而不宣又自圆其说

保持着大脾气

万世出没其间,除此均为小道消息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除了海              
我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图片

 

叶玉琳

 

我好像还有力量对你抒情

如果有人嫉妒

我就用海浪又尖又长的牙对付他

这一片青蓝之水经过发酵

变成灼灼之火

在每个夜晚

我贝壳一样爬着

和你重逢。看不见的飓风

在天边划着巨大的圆弧

又从大海的脊背反射出奇景

在有月光的海面

我们的身影会一再被削弱

仿佛大海的遗迹

所幸船坞不曾停止金色的歌唱

我也有一条细弦独自起舞

你知道在海里

人们总爱拿颠簸当借口

搁浅于风暴和被摧毁的岛屿

可一个死死抓住铁锚

不肯低头服输的人

海也不知道拿她怎么办

那些曾经被春风掩埋的

就要在大海里重生

现在我只想让我的脚步再慢一些

像曙光中的蓝马在海里散步

我移动,心灵紧贴着细沙

装满狂浪和激流

也捂紧沸腾和荒芜——

除了海,我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图片


         
图片

 

图片

 

最美日出                    

图片

 

谢宜兴

 

而今,都知道最美的一轮红日

是从花竹海平面升起

那些守候的镜头,像等待

一场即将召开的盛大的记者会

 

没有人在意黎明前的蛰伏

从晨光熹微到喷薄而出的壮怀激烈

无垠的天空,多么辽阔的舞台

一个思想者独步理想国

 

仿佛一辆黄金的车辇从天庭驰过

耀眼的光芒溅起一路惊呼

日出东方,从不缺少仰望者

江山如画,是谁一卷在握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春天的西洋岛                

图片

 

刘伟雄

 

波平如镜 微澜舐岸

青青的草色与烟波

葱葱的山光与春晖

把孤岛点缀像盎然梦乡

 

拉帆的手 掌舵的手

织网的手 晒鱼的手

都在表演春天的舞蹈

 

那些从陆地飞来的鸟

那些从海洋洄游的鱼

他们交流在礁盘草丛之中

银羽草延伸了浪的欢欣

水仙花开出了海的柔漫

每一扇渔家的窗台

飘动着诱人的鱼香

 

流行的衣裳和银饰

古朴的炊烟和夕阳

流苏一样的渔港灯火

是止不住的春天呓语

是闪不停的渔汛风标

 

大陆之外 春天的西洋岛

春光在无限地汇聚

欢乐在劳动中永恒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杯溪                

图片

 

杜星

 

我看见金榜中魁的书生抱着春风归来

我看见竹排上的新娘艳过夹岸桃花

我看见炊烟如林袅袅溶入晚霞

我看见月光竹影村庄沉入梦乡

我看见灿烂的田野醉了镰刀酒杯

我看见水边的女子浣出一天红云

我看见遍野芦花拥藏母亲白发

我看见点点野菊洒落妺妹心事

我看见白鹭贴水飞翔叫醒片片梨花

我看见云雀栖聚枝头倾听青山对歌

我就这样穿过座座古宅走过村巷农屋

一路梦幻  宛如潺潺溪水里一尾草鱼

我不会埋怨人影稀疏田园寂寞

离家的人呐脉管里流着一条清溪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最初的沉浸                
——杨家溪之游                

图片

 

王世平

 

时隔多年

我又回到最初的沉浸之中

濯洗脚踝上的斑斑血迹

故作多情的尘土弃如敝履

没有一个人学会

如此无微不至的亲吻

一个旷世的鳏夫

拨动了他所梦寐的琴弦

一曲高山流水空穴来风

捎来的面具成了多余的行囊头颅

仿佛丧失了思维

于温柔中寻求本能的健康

脱胎换骨的陌生感

使我只剩下赤裸裸的身份

无数世纪在两岸一晃而逝

逸出时间的水破涕为笑

以一种亘古不变的贞洁

在此后的每一个长夜

把我拥上她的河床

 

图片

 

图片

 

 

 

北岐看海                  

 

 

探花

 

那些风只在你脸上轻描淡写

这是落潮时分,一些网被晾晒

 

心事是陈年的,突然重见阳光

滩涂的影子变得慌乱,网眼睁开

 

看见了许多秘密

还有倒退的时光和脚步

回到你手中的野花和童真

 

“是那些雾霭让往事迷失吗”

风渐起,飞絮飘

我们一起听风

品风言,风语,万种风情

 

此前,我早就说过

我会带你去北岐看海

那里山坡陡峭,大海辽阔

 

图片


     

 

 

 

夜宿高罗                  

 

俞昌雄

 

海醒着,水波荡漾在夜里

远处的灯塔因它而漂浮

渺小的村落在蠕动,那是高罗

偶有蝙蝠飞过,某扇窗子里的人

恰好忆起深渊里嘶鸣的金鲳

海是前世的海,陈旧

空茫,黑漆漆一片多像

村落里的人在梦中呼喊过的

海神,我躺在它的身边

肉体的重量正在减轻

夜晚拿走了它该拿的那一部分

孤独的树,废弃的船桨以及

缠绕中的渔网的反光

这是高罗,村落里的人把梦

装进透明的贝壳,要它

长鳃,在黑暗的弦上舞蹈

我几乎看见了这一切

凝结成块状的,软软的一堆

谁也动弹不得,可是

村落里的人早已习惯海的声音

那巨大的肺叶,顺从于夜的传说

如果站在峭壁的高处看

大海的黑反而小于门前的

雨靴,窗棂下从未挪位的浮标

它们的主人,鱼群般

潜伏于更深的黑暗当中

带着水气,将与蝙蝠互换晨曦

在一切变得更为宁静之前

在海的猜想中,在高罗

村落里的人都和我一样

把身体摊得平平的

如那等待翻卷的波浪,涌动

起伏,在夜晚的雪线之上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海螺里有多少惊涛骇浪翻滚不息                

 

张幸福

 

把一粒黑暗转过来

是光明和光明下

灿烂的笑容

 

把一粒水滴转过来

是雨露和雨露下

生长的鱼群与庄稼

 

把一粒沙转过来

是爱情和爱情里

温暖的思念与疼痛

 

把曲折的海岸线烙进海螺的花纹里

把永恒的时间写进海螺的沧桑里

 

作为整个大海的回声

海螺里有多少惊涛骇浪翻滚不息

 

当你轻轻吹动海螺

灵和肉会歌唱

那是一整片一整片大海的呜咽与哭泣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站在目海尖山顶,想着海                

图片

 

谢应华

 

从前有座山

走着走着就停在了这里

山顶岩石零乱

上面坐着天空

藏着相邻三县的寂静

 

她说:只要你愿意睁开双眼

目尖就会看到自己的深海

有时候,这座山云雾弥漫

仿佛爬升着霞浦所有的波涛

 

站在目海尖山顶,我想着大海

波澜壮阔的海,那是太平洋

天上全部的云朵

正向大海深处飘去,我能听见

它发出一阵阵惊涛裂岸的声响

持久回荡在纯净天空下

 

我离开了

它还在那里

大海的浪花翻滚在它的内部

你一朵也带不走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寄居蟹                

图片

 

韦廷信

 

海风来的时候

寄居蟹在沙坑里进进出出

以此为乐

把一片撕碎的海螺举得高高的

叮叮叮响个不停

它有很多房子

海螺壳、贝壳、蜗牛壳

甚至是我扔掉的瓶盖

 

涨潮的时候,寄居蟹喜欢去捉弄

海浪——一群醉酒的人

勾肩搭背,在沙滩上歪歪扭扭地唱着歌

当这群醉汉就快追上了

它脑袋一缩到了沙坑里

 

其实我跟这群寄居蟹并不太熟

可村里人都认定我们是一类人

每个路过的人都说,像,太像了

村长找到我

给我开了一张证明,并把话留下

你可以跟它走

 

我回到破旧的渔船上

一遍遍地看着日出日落

村里已经传开

说我去了大海,身后跟着一群寄居蟹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影子                

图片

 

苏盛蔚

 

路虽遥迢,你我不曾倦怠

浪之银华长伴人生之高起低落

忽而款款而来的你

在夕阳中透明,暗淡

 

呐喊在呼啸的风里飘摇

低沉而冗长

海岸线金碧辉煌

夕阳从高地爬起

重新占领大地,夕辉廪实

 

你又忽而悄悄地

从灰色幔布中探出身子

时钟和浪嚎在撕磨中

交出了主宰生老的权杖

 

你又一次地

提起高悬的心

走入灰色的荫蔽中

前脚已经深陷

而又回头引颈长望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沙江村之夜                  

图片

 

李艳芳

 

阿婆走水经过的石板路

青苔绿得无声

一些木板

曾经漂泊于波涛

 

沿石阶登岸

黄昏不曾相约

已经先于我们

栖落在芭蕉叶上

 

版画风格的沙江村

月亮升起来了。一颗明亮的乡愁——

 

给灰瓦屋顶覆上一层清辉

灰瓦上的砖头,形如卦阵

守护古厝院子

 

潮水拍岸。涛声入耳

故居忙于清理院中的香樟、三角梅、山茶、小叶榕——

 

——街巷幽深

仿佛旧人回家,在村口卸下渔网和风声

 

图片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          
每一个季节的更替          
都是潮涨潮落、风吹浪打的洗礼          
东升的朝阳,西沉的落日          
在诗人的笔下          
皆是五彩斑斓的海上田园          

         
霞浦的海,在诗歌与海风中摩挲          
浪花翻涌,繁华如歌……          

 

 

 

0593-8958868
右边对联广告 关闭广告
左边对联广告 关闭广告